首页 > 产业发展 > 正文

方城电视台方城:乌云山前恋红琼

2020-06-23 08:10:44   作者:方城电视台      来源:本站原创   

  方城网讯 《庄子》中说,杏是具有神圣气息的。所以,书生于杏香缭绕中抚琴诵书,师者于香雪落花中讲学的图景,便是在孔夫子执教的杏坛。
  而今,那令人神往的“绕坛红杏垂垂发,依树白云冉冉飞”的环境,被再现于方城赵河大平原,柳河湾,袁店河的乌云山下。
  在初夏的杏园与肥杏相会,可以想见那枝头上曾经始于初春时节就一步步给人带来的惊喜。“杏花看红不看白”,当那些血气方刚的红的花蕾在初春的冷峭中冲破强韧密实的枝丫冒出头来的时候,便是它新一轮的涅槃。它开着花,变成神秘的淡粉,它开着花,变成素雅的柔白,它含蓄地发着清高的暗香,直至变成一地空灵的飞雪。
  春时雅致的杏花固然能够给人刹那的动人心弦,而今,乌云山下饱满的杏果才是杏园里持久的主角。它们并不计较成长环境的好与恶,在路沟,在坡地,在山涧,在丘陵,它们都可以以它们最朴实的身姿随遇而安。它们像勤劳敦厚的乌云山人一样,阻挡着干旱,抵抗着严寒,搏击着风沙,同时又追逐幸福的阳光。
  漫行乌云山下,油绿发亮的杏子叶体贴的遮挡着阳光。放眼望去,肥杏到处密密匝匝。它们的身躯里浸透着乌云山人一如既往的实在与倔强,硕大而紧凑的拥抱着,也给如今远方前来亲近乌云山人的味蕾以最深的温情。
  曾经,乌云山并不如今时这般温婉好客。它光秃而冷峻的外表一如它漠然的内心。在很长的一个时期,它似乎    并不愿意让这里有血有肉的人们打搅它超然静谧的生活,也不愿意与这里的勤恳的农人有任何的融合。
  它岿然不动的伫立在那里,乌云山人在它脚下开荒的失败的愁苦,垦田遇挫的郁闷也都没有让它有丝毫的怜悯与轸恤。它不动声色的折磨与打击让乌云山人的希望一次次破灭,却也让他们变得越发坚韧起来。“靠山吃山”的祖训让乌云山人越发亲近乌云山,他们把一个个钢筋铁骨的羊镐植入山岩,他们把血泪汗交融的养料输进泥土, 他们把越发明朗的智慧展示给乌云山。
  仿佛是一次旷日持久的心灵交融,乌云山动容了。“梅子金黄杏子肥,麦花雪白菜花稀。”这样的场景,在如今的乌云山早已不足为奇。乌云山以他宽阔博大的情怀给了山脚下淳朴勤奋的人们丰厚的回报。而今的乌云山已是“春风先发苑中梅,樱杏桃梨次第开”的局面。那些斑斓的果木让乌云山平增了许多柔性与神秘,让源源不断的游客从四面八方被吸引到此休闲,娱乐,出游,体验,采摘,从而见识了丰厚的自然生态。
  现在的乌云山人已经明白,乌云山当初的冷酷不过是对他们一次次的考验与历练。他们从中所获得的超然而不服输的品格在几十年中已经不断地传输给他们的子孙并转化成乌云山人品格底蕴的重要部分。
  采一颗软杏,就是分享着乌云山的“杏福”,入口直觉汁香两颊,情涌胸间。那漫山遍野一层高过一层的果林是赵河,柳河,袁店人民给乌云山做的裙裾,而那更出彩的部分将会是乌云山未来更宏伟的蓝图。
  “春色方盈野,枝枝绽翠英。依稀映村坞,烂漫开山城。好折待宾客,金盘衬红琼。”庾信诗里的“红琼”正是那乌云山前沉甸甸的“杏福”。
  贺龙红三军乌云山前激战时的枪炮声声犹在,山顶道观里祈福的香薰袅袅氤氲,山腰里宝山寺的钟声悠悠,在从前的从前,荒凉的乌云山的过客们已经在不断地蕴积出一幕幕传奇,而在今天的百果园中,由赵河,柳河,袁店河的农民们用他们的坚持更有力的书写出了最持久的乐章。
责任编辑:胡祎聪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方城县博望镇 园区满眼“笑弯腰” “仙桃”丰收农民乐
下一篇:方城:第一书记陈厚民托起广阳镇新集村全国“葫芦烙画第一村”的致富梦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