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艺术 > 正文

南阳诗人武建华:今天启用“三月风”新笔名

2020-11-03 18:34:07   作者:武建华      来源:本站原创   

  我的原笔名已有三个:武晓溪(网名、常用)、止戈(武姓内涵、不常用)、西瓜生(出生时胎体形状、不常用)。但我今天将以全新的面貌启用新笔名。这个新笔名叫“三月风”。这个新笔名不是唤起我的文字,而是唤起我的绘画;不是单纯地用于绘画,而是冠于我的画配诗。对于我,仿佛开启了一个新世界,仿佛步入了一个新殿堂。
武建华的白描画配诗《入云之鲤》
  一
  作为一个企业家,可根据市场需求转换产业项目,创造新产品;作为一个艺术家,可根据个人的发展需要,开拓艺术新领域。这种新领域不像企业家那样,是根据市场需求所决定的;作为我,是根据个人的艺术探索需求所决定的。随着发展,一个人不可能停留在一个跑步线上,一个人应当开辟新领域、新境界。对于所有人的所有新境界,都是全新的。同时,也都是不可望而生威,裹足不前的。任何新事业、任何新世界都是人开辟的。作为一个艺术家,如何超脱自我,就好像是蝉变或蝶变,必须有种脱胎换骨的勇气和胆量。
  我认为,任何人都有他的“天赋区”,这个“天赋区”就是他运用天才创造的新世界。而有的人一生也没有让这个“天赋区”生长出自己的创造;有的人因为外部环境,可能从童年开始,就被或许是父母或许是社会的一次事件所打击,这种“天赋区”即被湮没掉了;有的人,在人生的行走中,突然的一次机缘,唤醒了他的“天赋区”,从而向那里行走——在爱好中不知疲倦地向那里行走。结果,他在他的“天赋区”里种上了靠自己的爱好和兴趣生长出的“成果林”。
  首先这种“天赋区”,是靠兴趣和爱好培养成的。“天赋区”里的“成果林”的形成过程即:“爱好+勤奋+天赋=成果林”。
  我的新绘画领域,要靠我的新笔名“三月风”引领我的“白描画”(暂且这一种画法,因为我目前最感兴趣的就是“白描画”)和“画配诗”。“画配诗”与“诗配画”是不一样的概念。“画配诗”是先作画,后配诗;“诗配画”是先有诗,再根据诗意进行绘画。而这两种形式是可以画家和诗人两人或多人配合完成的。而我,在这里,是一个人完成。
  其实,画中有诗,诗中有画。在绘画和诗歌艺术中,画与诗本是一家人。它们的思想或者灵魂,就好像是姐妹俩或兄弟俩所拥有的相同的基因一样: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不可分割。画配上诗,使画更达明诗意;诗配上画,使诗更达明画意。二都是相互补充、相互彰显的,仿佛缺一不可。
  在这方面,古代诗人、画家已为我们树立了典范。比如唐代诗人、画家王维,既是诗人,又是画家,其诗与画、画与诗构成一体,不可分割。他的诗,运用空灵清新的笔触,在寻常山色中发现“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的清幽胜景;静观朦胧夜色时感觉“人闲桂花落,夜静春山空”的闲情雅趣;在莽莽黄沙上远眺“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雄奇瑰丽;亦官亦隐时品味“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的淡逸超然……他的画,画中诗意更让人惊叹,他一生把所有的感情尽情挥洒于山水之间,寄情造意,画由意出,情景交融,诗画同工,曲意盎然,达到了诗画相融的最高境界。苏轼评论诗人王维时说:“味摩诘之诗,诗中有画;观摩诘之画,画中有诗”。
武建华的白描画配诗《静候佳音的蓝鹊》
  二
  现在说说,我为何启用这样的笔名。
  首先,因为我是三月生。“三月风暖,温暖于人。”这也正是我的用意。
  其次,“三月风”表达着我的生时月份。我出生的三月,令我难忘。既然难忘,那就永记。我在散文和诗中已经表明过。我出生下来时,瘦小单薄,因为是母亲七个月早产,生下来时体重仅三斤。母亲后来对人们说:“大男人的鞋子就能装下”。由于早产,在方城县券桥乡何庄小学代课的母亲被这个小学的王荣先老师(母亲本来到此校是替刚做过肾切除手术的王荣先老师代课的,结果王老师却反而为母亲生子忙个不停)搀扶着来到学校门外,找到许南公路的北侧一家农户的草房,腾出一张木床,在那里出生。草房是柴门,窗户没有玻璃或纸张遮挡,出生三天后,我因受冻满脸青紫,不进奶水,差点一命呜呼。是王荣先老师在床下点燃起木炭火才把我从死亡线上抱回来。后来,我便认王荣先老师为“干娘”。三月的暖风,对我却是冷风;我在三月不相识农户的草房里出生,在三月的草房里起死回生,怎能令我忘记呢?
  其三,三月风不仅温暖,而且广大;不仅广大,而且静默;不仅静默,而且呼唤……它靠它默默的轻风、不张扬的风,传递春天的温暖,呼唤新生命的启动;它以它“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的能力表达着它的价值和身力;它以它“春风杨柳万千条,六亿福州尽舜尧”的“杨柳风”,吹开春天的幕帘,吹绽历史的花朵。
  其四,三月风,具有诗与画的双重内涵。你在三月风中行走,你就走进了一个如诗的画卷里,这个画卷就是春天百花竞放的画卷;你在三月风中行走,你就走进诗里,你走进了万物复苏的春天美景里,你走进了春风的温暖里,你走进了春风给你带来的诗意里……

武建华的白描画配诗《狗的守望》
  三
  现在说说我目前的画况。
  首先说一下,我为何喜欢绘画。具体说我最喜欢绘画中的白描画。这与我经常阅读文学杂志有关,比如《人民文学》《诗刊》等国家级大刊里,经常在页码的空白处插上一幅白描画,有花鸟的,有山水的,这既是对文章内容的相辅解释,又装点了页面,显得图文并茂。关键是这些白描画,寥寥几笔,几个简单的线条即再现出了一幅美丽图景,实虚结合,空灵美妙。所以,它像一种魔力,时常吸引着我。也曾有过是否试试画的想法,但总未动笔。后来我逐渐认识到,白描是一种最简单的艺术,是不着色彩的艺术,但又是最不声张的大艺术、高艺术。
  喜欢绘画的第二个原因是受画家和诗人、作家兼画家老师们的影响。总体说,近些年,我共受到三位画家的影响。
  受第一位画家影响的是东北吉林省漫画家周国一先生。通过一文友介绍,2016年他给我画了一幅关于我的肖像漫画,漫画相当夸张,相当传神。我将这幅漫画发表在了我的第二本诗集《时间的片羽》卷首,以表谢意。
  受第二位画家老师的影响,是湖南某杂志社的主编,他既是编辑家、翻译家,又是画家、诗人、散文家。他叫张造云。他经常发表我的文学作品,还翻译过我的诗歌向海外推广。至目前,他还专为我画了九幅与我有关的绘画作品。一是《人逼才气》题赠武建华先生才高雅者,笔耕不辍。二是《夜读武建华先生诗<自画像>》诗配画。将我的诗《自画像》抄录画页中。三是为祝贺我首部散文集《阡陌情》出版,为我画了一幅《兰草》,画中题词道:“武建华先生亲切感人,文学让人难以忘怀。君子之交如兰美雅。吾辈无才唯画寄情也。题赠武建华先生”。四是为我画了一幅自由游动的鱼,题目是《自由之子》。象征着我在文学创作中,若一条游刃有余的自由鱼,遨游在自由的艺术之海。五是2019年初春,我给张造云老师寄去一组诗《游进你的深处》(13首),他接到组诗后,正赶上牙疼,为了减缓牙痛夜读我的这组诗歌,竟然忘记了牙疼,并作画一幅《白菜与蝈蝈》。他在题词中写道:“武建华先生笔耕不辍,夜读其诗歌十三首。而后不久发来散文九章。其写作姿态匍匐大地,饱蘸激情的浓墨书写对故土的眷恋,对亲情的热恋,对友情的颂恋。一幅幅佳作诉诸笔墨文字,汩汩流淌,犹如一幅幅水墨画满纸烟云。让读者沉浸在意趣盎然的南阳中原流连忘返。已亥岁初牙疼手抖,持笔不力,乃兴趣不减,画白菜添虫一只。夫人及女儿夜市归来,问我疼否?吾答曰:夜读武作家文章之后,已忘疼矣。凸头者,老祖山人也。”(张造云老师笔名老祖山人、凸头)
  今天为写这篇文章,我又欣赏了这幅图画,但我仍对张老师为何画一白菜和蝈蝈的寓意理解不深,便立即给他打电话请教。他接到电话时,正在绘画,他立即停下手中的画笔,为我写了满满一页文字以解其意。他在刚刚写好的题为《2020年10月6日答作家、诗人武建华先生》一文中说:“白菜是村庄常见的蔬菜,老百姓喜欢吃。武建华先生的诗作和散文都是很接地气的文章,很受大众喜爱,在海外深受读者欢迎。我画白菜寓意了武作家作品接地气的一面。蝈蝈也是农村常见的昆虫。我认为蝈蝈也是很接地气的,叫声宏亮,每每夜深人静之时令创作者才思泉涌。武作家的诗唤起了我绘画创作的灵感。另外,白菜与“百财”谐音,齐白石大师爱画白菜,寓意纳四海之财。蝈蝈也是大家常画的昆虫。古代皇宫贵族爱玩蝈蝈,可见这种昆虫上得了厅堂,下落户于平民百姓之家,为儿童之玩伴也。《白菜与蝈蝈》,是我画给武建华先生的作品,读其诗歌、散文,让我有感而作。其创作姿态匍匐大地,接地气,画配文字,融乡村趣味于其中,寄希望武作家为海内外读者创作出更多更好的作品,让汉语言文学在海外得到更广泛的阅读与传诵。今日接武作家电话,喜闻他也爱上了绘面,深感骄傲,南阳之都,将来可出大画家者,武建华是也”。
  后来,这13首诗以《武建华诗歌选读》由造云老师翻译,发表在2019年美国亚特兰大孔子学院双语《阅读》教材春季版上。六是张造云老师2019年为我画了三幅肖像画,其一是油画,发表在当年《当代文学•海外版》第39期封底。其二是关于我的写意肖像画。其三是为我画的点画肖像画,此画运笔细腻,大气传神,不乏大家之风骨。这三幅肖像画我都已装裱珍藏。七是张造云老师于2019年还为我画了一幅《雄鸡》写意画。寓意我的诗歌、散文作品名声远扬,大有《一唱雄鸡天下白》之意。
  受第三位画家的影响是河南方城本土画家兰林坡。他最善常人物画,其国画、白描、素描、水粉画、糖画、字画等于一身。他在文友的引荐下,2020年10月为我画了一幅肖像素描画。此画工笔细腻,优雅大气,维妙维肖。对我学画影响很大,此画已装裱收藏。
  在自然与天合之中,通过文学结识了以上三位画家。他们的画,尤其是他们赠我的画、画我的画,无不对一向喜爱绘画艺术的我增加了爱意,以至于使我终于于2019年10月1日长假期间第一次拿起了画笔,先后临摹白描8幅,共触画5日,而后停下。今年8月20日,又突然拿起了画笔,正式进入了绘画的时间和领域。算来,去年初画5日,今年至今日,每日一画,已坚持45天。共计有50天绘画历史,共画出白描画72幅。
  通过这50天的绘画,深切感到,任何一个艺术门类,其艺术高度均似大海之深。有人说“十年画竹、百年画兰”,此语可显其功夫深度。

武建华的白描画配诗《静思》
  四
  就是在今天(2020年10月6日),我第一次想到了以后的绘画都要配上诗。也就是在今天,我突然想到启用新笔名“三月风”。看来,我的绘画与笔名有着水乳交融的联系。
  想到三月的轻风,即会想到三月的春暖;
  想到三月的轻风,即会想到轻风吹柳的婆娑;
  想到三月的轻风,即会想到三月的风,吹拂千里万里,永不停息;
  想到三月的轻风,即会想到万物复苏,春暖花开……
  其诗情画意,尽收眼底,香浸肺腑。
  今日第一次为自己的白描画配诗六幅(首):
  ——为《眼镜女孩》配诗:
  “镜框即使静止着,也没有空。
  有时思想忘掉物象;
  有时物象唤起思想。”
  ——为《姐弟》,配诗:
  “用母爱包容生命,
  用生命诠释慈祥”。
  ——为《唐菖蒲》配诗:
  “用心的绽放,探索希望。”
  ——为《站立的驴》配诗:
  “站立的疲惫比运载时的疲惫更好受,
  运载时的疲惫比屠宰前的疲惫更好受。”
  ——为《卧牛》配诗:
  “老牛伏地,
  志在千亩。”
  ——为《昙花》配诗:
  “昙花一现,
  其香千年。”
  2020年10月6日晨---下午1时
  作者简介:武建华,笔名武晓溪。河南省方城县人(祖籍社旗)。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方城县作家协会副主席。曾任方城县委外宣办、县政府新闻办主任。出版诗集《天镜》《七情》(上下)《时间的片羽》、散文集《阡陌情》等多部。诗集《天镜》《七情》《时间的片羽》均获全国文学评选图书类奖励、《阡陌情》获2019年中国散文年会“十佳散文集奖”。作品发表《诗刊》《北京文学》《人民日报•海外版》《散文选刊》《当代文学•海外版》等百余家国内外报刊。近百件作品荣获“三苏杯”全国诗歌大赛等国内外文学大赛特、一、二等奖励。百余件作品入选《中国文艺名家传世作品集》、海外《2015当代汉诗双语年鉴》、美国亚特兰大孔子学院双语《阅读》教材等国内外选本。《当代文学•海外版》2019年第39期封面人物向海外推介。

武建华的白描画配诗《抽烟的老人》
责任编辑:郭宇鹏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河南省德孝文化示范镇(村)现场经验交流会在方城县小史店镇成功举办
下一篇:河南方城兰林坡:从用勺作画用花鸟写字的民间艺术家到绘画教育家

分享到: 收藏